律师谈法

处理医患纠纷案件,专业、细致
手 机:13693339584
邮 箱:1491448483@qq.com
联系人:孙丽花律师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外SOHO东区B座2002
律师谈法
[返回]名称:医患纠纷办案实务必读-孙丽花律师著作(下部)-如有引用请注明出处
患者死亡原因不明,医院未进到尸检告知义务,应承担不利责任

刘XX与唐山市XX医院医疗损害纠纷一案

案情简介: 
  11月19日8:20时,患者刘XX因前列腺增生就诊于医院泌尿科。当日患者入院检查:血压180/110mmHg,
头颅CT未见明显异常。入院初步诊断:1、前列腺增生伴有炎症;2、泌尿系感染;3、高血压(极高危)。
11月23日18:15时,患者突发一过性晕厥,5分钟后意识恢复。当日18:25时,患者转入ICU病房。当日
20:00时,医院为患者行DSA+颈内动脉介入溶栓术。患者于次日1:35时去世。
  司法鉴定中心认定:被鉴定人在溶栓前神志尚清楚,而在溶栓过程昏迷程度逐渐加重,鼾声大做,血压
至128/80mmHg,脉搏147次/分,临床症状加重,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记录中诊疗经过、死亡原因及
死亡诊断不符合诊疗规范。送检材料显示,患者家属未在尸检同意书上签字,医院尸检告知不完善,死亡原
因不明,鉴定人溶栓后病情发生急骤变化,从清醒到死亡,未见到病情发生、发展、演变过程的病情描述,
采取治疗方案的分析意见及采取相应措施的抢救记录,医院在病情观察上的记录不完整。综上,被鉴定人的
脑梗塞诊断明确,医院的其脑梗塞进行血管造影介入治疗方案基本符合规范,但在高血压的治疗上尚不够有
力,在溶栓治疗方面存在过失,与被鉴定人的最终的死亡结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法医学参与度为D
级(40%-60%)。
律师小贴士:
1、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2010年11月18
日京高法发(2010)第400号第16条,患者就医后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
医疗机构未要求患者一方进行尸检,导致无法查明死亡原因,并致使无法认定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
否存在因果关系或医疗机构有无过错的,医疗机构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2、本案医院在病历中记载患者死亡原因为肺栓塞,但患者在行脑动脉溶栓术后,患者口鼻多处器官有鲜红
血压流出,虽经医院反复擦拭,但仍然可见大量鲜血,医院向患者家属隐瞒病情,作出的死亡诊断缺乏医学
支持,难以成立。医院病历中的尸检报告单中无患者家属签名,在患者死亡原因存疑的情况下,医院未进到
尸检充分告知义务,应承担不利后果。

患者死亡原因不明,应配合尸检,否则患方应承担不利后果
患者死亡原因有争议,不知道该怎么办,咨询专业律师,律师为你亲自见证尸检过程

庞xx1、庞xx2、庞xx3、庞xx4、庞xx5与北京市xx医院医疗损害一案
案情简介:
   5月29日,患者田X,82岁,因突然摔倒、口眼歪斜、右侧肢体活动障碍由救护车送至北京市xx医院神经内
科诊治。入院诊断:脑梗死(左侧大脑半球)、右侧中枢神经性舌瘫、右侧肢体中枢偏瘫、2型糖尿病、反流性
食管炎、高脂血症。6月21日,患者经抢救无效后死亡。患方家属不同意进行尸检。
   双方委托司法鉴定中心1进行鉴定,鉴定中心1审查材料后,出具不予受理函,函件载明:田XX去世后未进
行尸检,病理学死亡原因不明,其又为高龄患者,以脑梗死住院治疗,生前患有多种基础性疾病,其对患者死
亡原因有不同的争议,该案疑难复杂,超出我中心鉴定能力,故我中心不予受理。
   司法鉴定中心2进行鉴定,认定:医院病历书写不规范,未及时给抗生素预防感染,存在医疗过错,与患者
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责任程度为轻微。法院认定医院承担15%的赔偿责任。
律师小贴士
1、2002年9月1日起实施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
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进行尸检;具备尸体冻存条件的,可以延长至7日。尸检应当经死
者近亲属同意并签字。 拒绝或者拖延尸检,超过规定时间,影响对死因判定的,由拒绝或者拖延的一方承担责任”。
2、患方不配合尸检,导致无法明确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机构的常规做法是出具退案通知,或者在鉴定结论中出
具因死亡无法查明,降低医院方本应承担的责任程度。因此对于疾病复杂,死亡原因 难以明确的患者,建议患方
家属积极配合尸检。

医患纠纷诉讼时
王xx与北北京XX医院医疗损害纠纷一案
案情简介:
   2017年2月22日,患者王X因于“右小腿远端不全离断伤、右胫腓骨远端粉碎骨折并骨质缺损、右胫腓骨远端粉
碎骨折并骨缺损、右胫骨平台骨折并腓骨近端骨折、右股骨外侧髁骨折”至医院诊治。
   2017年2月22日12:55时-15:35时, 医院为患者在全麻下行右小腿截肢术+VSD置入术+右下肢外固定架固
定术急诊手术。2017年3月16日8:20-17:50时,医院为患者行右小腿外固定架拆除手术+右胫平台粉碎性骨折切开
复位内固定术+右股骨远端骨折空心钉内固定术+同侧髂骨取骨植骨术。患者术后骨感染,窦道形成, 可见骨质。20
17年7月11日,患者出院至地方医院诊治。2017年8月26日,患者行股骨下截肢术。
   患者由于经济和精力条件限制,医疗侵权之诉处于拖延状态,为在时效上无瑕疵,于2018年8月24日,向医院紧
急发送了索赔函件形成时效中止条件,于2018年11月底,向立案庭出示索赔函签收单,成功立案。
律师小贴士: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之“(一)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规定, 医疗纠纷案件的诉
讼时效期间应当为一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
2、医患双方在专业信息上存在着明显不不对称现象, 诉讼时效从患者知道自身的疾病、出现疾病加重 的情况可能是
由于医院的医疗过错所致起开始计算,在时效起算点上,给予了患方较为充足的时间通过诉讼维权。
3、如果患方确实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在诉讼时效内提处医疗侵权之诉,可以向法院发函的形式进行时效中止。

师提示:患着应尽快向医院主张权,如果确实因个原因导致主张权困难,应紧急向专业律师求助

律师介入的医疗纠纷调解案件

一、医患纠纷解决机制及优缺点:
1、医患双方自行协商,赔偿数额少,工作效率低;
2、医调委调解,不收取调解费用,所耗费时间较少,发生效力的条件为:双方如果达成合意, 调解书发生效力需
双方当事人签字,并执行行完毕;
3、法院起诉:耗时较长、成本较大,判决书即可发生效力。
二、医调委虽然是人民调解机构,但医患纠纷具有专业性,医患纠纷律律师介入调解程序,可以让患方拥有医院、调
解委员会专家的平等对话权,获得更更为合理的赔偿。

律师介入医调委精彩实战案例案情简介
  2016年年5月27日,患者xx因绝经后要求取出节育器至北京市西城区XX医院门诊完善相关检查。2016年年6月13
日,患者xx被告医院行宫内取环术,宫腔探查未取出节育器,术后离院回家。不久,因突发腹痛难忍,至医院复诊。
被告医院拟诊断为不除外节育器宫腔穿孔,腹膜炎,转往上级医院行开腹探查+子宫修补术。患者与医院协商索赔事
宜,医院提出向患者赔偿2万元,患者不同意。医院要求与患者至北京市医疗调解纠纷委员会进行第三方调解。医疗
调解快速、有效,能够及时化解医患纠纷。 律师用开庭审理的思维去处理案件的每一个细节,让案件调解专员和医
院的法务人员、医务人员认为我方提供的诉求的理由与数额均具有说服力的。本案资料呈递经由调解专员、医院的工
作人员审阅与考量之后,认定医院承担100%的责任,全额支持了患方提出的全部诉求,赔偿患方各项费用143584.5元。

医调委实战案例-律师作工展示平台
                                          陈述意见(患方)
   一、诊疗经过
   2016年5月27日,患者xx因绝经后要求取出宫内节育器就诊诊于北京市西城区XX医院。体格检查:血压120/80
mmHg,脉搏80次/分,心肺功能未见异常。妇科检查:未见异常,有剖宫产史。B超报告:宫内环。其他检查未异常,
择期行宫内取环术。2016年6月13日9:55时,患者至北京市西城区XX医院复诊,医院为患者在静脉全麻下行宫内取
环术,探查宫腔未取出节育器,宫腔探查取环失败。10:05时,手术结束。11:05时,医院让患者离院回家。当日
14:35时,患者因取环术后间断性下腹部疼痛难忍,急诊被告医院进行复诊,医院为患者查体检查:下腹部压痛(+),
腹肌紧张,外阴少量出血。当日15:00时,医院给患者开具缩宫素10u+500mlNS,静脉输液。患者腹痛、腹肌紧张
未予缓解,被告医院认为:患者病情不除外子宫穿孔,腹腔内出血。当日15:10时,超声检查报告单回报结果:宫内
可见节育器回声,子宫后方可见液性暗区4.5*8.0*6.0cm。当日15:20时,医院向患者告知病情,建议转上级医院
进一步紧急救治。患者同意由医院联系紧急转院事宜。
   当日15:35时,查体:患者腹痛加重,全腹压痛明显。当日16:15时,查体:患者腹痛愈发加重。
   当日16:37时,查体:患者病情进一步加重,医院救护士将患者转往上级医院救治。
   当日18:41时,患者因取环失败后下腹痛9+小时急诊至上级医院妇产科。体格检查:腹部压痛(+),反跳痛(+)
,肌紧张(+)。腹部X线显示:腹部部分肠管少许积液伴不典型型液平。医院诊断:1、子宫穿孔;2、肠穿孔;3、急性
腹膜炎;4、宫内节育器;5、取环术后;6、取环失败。当日20:45时,上级医院为患者行开腹探查术+子宫修补术+小肠
修补术+取环术。术中所见:腹腔内墨绿色腹腔液1500ml,小肠内容物漂浮;子宫萎缩,子宫前壁右侧膀胱腹膜反折上1cm
处可见长约1.0cm破裂口,有活动性出血,子宫表面可见炎性渗出物。直角钳自字宫破口处钳夹取出完整圆环一枚,予可吸
收线缝合子宫破裂处。腹部切口上延4cm,探查发现距回盲30cm处小肠壁有一直径约1cm破损,有肠内容物流出,予以缝合。
清洗腹腔,留置引流管,逐层关腹。23:10时,手术结束,患者返回病房。2016年6月23日,患者出院。
   二、医患双方争议焦点
   1、医院为患者行绝经后宫内节育器取出术,操作不当致使节育器穿破子宫与肠壁,继发急性腹膜炎;
   2、医院为患者子宫内取环术,宫内节育器取出失败后,但未让患者留院观察予以探查原因及采取诊疗措施,延误诊治,
人为扩大损害后果
   3、医院为患者宫腔取环术失败后,患者腹痛难忍复诊,有剖宫产史,被告为患者静脉滴注缩宫素,致使患者腹腔脏器损
害加重,加剧了对患者的身体损伤
   4、患者继发腹腔脏器破裂、急性腹膜炎,医院未及时转至上级医院抢救,延误诊治
   三、事实与理由阐述
  (一)医院为患者行绝经后宫内节育器取出术,操作不当致使节育器穿破子宫与肠壁,继发急性腹膜炎;
   1、2016年5月27日,患者xx因绝经后要求子宫内取环术,就诊于北京市西城区xx医院,完善相关检查,进行术前准备。
妇科检查:未见异常。B超报告:宫内环。其他检查未见明显异常。
   2、2016年6月13日9:55时,医院为患者于静脉全麻下子宫内取环术,10:05时,手术结束, 宫腔探查未取出宫内环。
当日14:35时,
患者间断性下腹部疼痛难忍,急诊至被告医院复诊。查体:腹部压痛(+),腹肌紧张,外阴少量出血。当日15:10时,超声
检查报告单回报结果:宫内可见节育器回声,子宫后方可见液性暗区4.5*8.0*6.0cm。医院认为:患者病情不除外子宫穿孔,
腹腔内出血。当日15:20时,医院向患者告知病情,建议转至上级医院进一步紧急救治。
   3、2016年6月13日 20:45时,转往至上级医院为患者行开腹探查术+子宫修补术+小肠修补术+取环术。术中所见:腹腔
内墨绿色腹腔液1500ml,小肠内容物漂浮;子宫萎缩,子宫前壁右侧膀胱腹膜反折上1cm处可约长约1.0cm破裂口,有活动性
出血,子宫表面可见炎性渗出物。直角钳自子宫破口处钳夹取出完整圆环一枚,予可吸收线缝合子宫破裂处。腹部切口上延4cm,
探查发现距回盲30cm处小肠壁有约直径约1cm破损,有肠内容物流出,予以缝合。
   4、宫腔取环术前,B超提示宫内节育器。被告医院为患者行宫腔内取环术,不仅未取出宫内节育器,反而操作不当致使患者
宫内节育器人为异位,产生穿透自宫、肠壁,形成腹膜炎的损害后果。
  (二)医院为患者子宫腔取环术后,取出宫内节育器失败,医院未让患者留院观察以待查明病情,进一步采取诊疗措施,防止
病情诊治延误,扩大了患者的损害后果
   1、2016年6月13日9:55时,医院为患者于静脉全麻下子宫内取环术,宫腔探查取环失败。10:05时,手术结束。11:05时,
医院让患者离院,未对患者进一留观,以待查明病情,进一步采取诊疗措施。
   2、 2016年6月13日14:35时,患者因取环术后间断性下腹部疼痛于医院复诊。医院认为患者的病情医院患者病情不除外子宫
穿孔,腹腔内出血。
   3、医院为患者行取环术失败,未让患者在院内留观,未及时查明病情采取针对性诊疗措施,致使患者病情延误,损害后果扩大。
  (三)医院为患者行取宫内节育器,医院认为患者病情不除外子宫穿孔,腹膜炎,且患者有剖宫产史,医院为患者开具缩宫素静脉
点滴,为患者开药错误,导致患者腹腔脏器损伤加重
   2016年6月13日14:35时,患者因取环术后间断性下腹疼痛急诊至医院复诊。15:00时,推入手术室,给予缩宫素10u+500ml
NS静脉输液。患者有剖宫产史,静脉滴注缩宫素不具有适应症状,且具有用药禁忌证,导致患者腹腔脏器加重
  (四)患者因宫腔取环术失败术后,患者腹痛至 医院复诊。医院认定患者病情超出诊疗能力,未及时联系转院事宜,延误诊治
   1、2016年6月13日14:35 时,患者因宫内节育器取出术失败后,间断性下腹部疼痛,医院认为患者病情不除外子宫穿孔,腹腔
内出血。
   2、当日,15:20时,医院才向患者告知病情,建议转院。患者同意由医院联系紧急转院事宜。16:37时,患者病情加重,医院救
护车将患者转往上级医院救治。
   3、被告医院被患者子宫内环取出术失败后腹痛,腹腔脏器破裂,腹膜炎,病情超出诊疗能力,未及时联系转院救治,延误诊治。
   综上,医院存在医疗过错,给患者造成了严重的身体损害与精神损害后果,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四、赔偿数额计算以及依据
   赔偿数额计算
  (一)、住院期间产生的损失医疗费(共计19595.5元)
   122.06+98.70+108.49+966.00+151.97=1447.22元
   16381元
   108.49+36.48+323.12+678.93+620.26=1767.28元
  (二)住院伙补补助费(共计500元)
   6月13日,患者因子宫穿孔、小肠穿孔、急性腹膜炎收入上级医院妇科病房,2016年6月23日出院,住院10天。
   50元/天*10天=500元
  (三)住院期间护理费(共计1200元)
   6月13日至6月16日,护理费120*3=360元;
   6月16日至6年20日,护理费120*4=480元;
   6月20日至6月23日,护理费120*3=360元。
  (四)住院期间营养费1200元
   120元/天*10天=1200元
  (五)住院期间护理人员交通费、患者因治疗产生的交通费用(共计461元)
  (六)误工费(共计1885元)
   5月27日、6月13日为取宫内环,6月13日至6月23日因取环失败损伤小肠与子宫至上级医院,住院10天,误工12天,该期间
的误工费3300/21*12=1885元
   二、出院后产生损失
   患者出院后,医院嘱患者于家中进行全休假、 全日护理、加强营养,产生相应的误工损失、营养费用、护理费用。
现因患者处于治疗状态,依据患者损害后果以及《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评定准则》,确定合理的误工期、营
养期、护理期。
患者损害后果:医院为患者行宫腔内取环术后失败致患者子宫破裂、肠道破裂、腹膜炎,上级医院手术记录。(6月13日20:45时,
上级医院为患者开腹探查术+子宫修补术+小肠修补术+取环术。术中所见:腹腔内墨绿色腹腔液1500ml,小肠内容物漂浮;子宫萎缩,
子宫前壁右侧膀胱腹膜反折上1cm处可见长约1.0cm破裂口,有活动性出血,子宫表面可见炎性渗出物。直角钳于子宫破口处钳夹取出
完整圆环一枚,予可吸收线缝合子宫破裂处。腹部切口上延4cm,探查发现距回盲30cm处小肠壁有 一直径约1cm破损,有肠内容物流出。
   《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评定准则》规定:“8.6胃、肠、胆等空腔脏器损伤8.6.1空腔脏器损伤⾏修补术:误工
90日,营养60~120日, 护理30~60日。8.8输卵管、卵巢、子宫损伤:误工90日,营养、护理根据实际治疗情况决定。其中,卵巢、
输卵管、子宫挫伤:误工15~30日,营养15日, 护理15~30日。卵巢、输卵管、子宫破裂:误工30~90日,营养30~60日,护理30~
60日。手术治疗:误工60~90日,营养60日,护理60日。
   误工费用:小肠破口修补误工期90日,手术修补子宫切口误工期90日,共计180日,误工损失3300/21*180=28286元;
护理理费用:小肠破口修补护理理期60日,手术修补子宫切口护理理期60日,共计120日,患者出院后由弟妹进行护理理,弟妹因护理
造成了误工损失3300/21*120=18857元;
   营养费用:小肠破口修补营养120日,手术修补子宫切口营养日60⽇日,共计180日,营养费用120元/天*180=21600元
   三、精神损害
    医院因医疗过错,给患者造成严重的身体损害,与巨大的精神损害,精神损害赔偿金5万元。
   上述费用共计:143584.5元.

司法鉴定意见能够被撤销吗

一、司法鉴定意见具有更打的可信度和证明力。司法实践也表明,法院对鉴定意见的采信度通常非常高。司法鉴定也是以其科学性
、客观性、权威性、中立性,成为医患纠纷的认定事实的几乎唯一的证据。若司法鉴定意见对患者明显不公平,如何撤销司法鉴定
意见?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入手角度:
1、司法鉴定所与司法鉴定人的资质—基本无懈可击;
2、司法鉴定听证会的程序-主体基本无懈可击,但细节可考究;
3、逻辑思维论证—研究法医得出结论的每个逻辑细节,寻找突破⼝,推翻法医结论所依据的基础。

司法鉴定意见撤销实战案例
史XX与河北XX医院医疗损害一案
案件简介:
   2014年5年27日11时,患者因发作性心悸31年,加重3小时,急诊入被告医院。 2014年5月29日,冠状动脉造影提示:左
冠状动脉局部管腔轻度狭窄,左前降支管腔轻度狭窄,右冠状动脉管腔轻度狭窄,可疑左降支中段心肌桥。当日肺CT检查:肺水
肿,双肺慢性炎症改变,肺组织间质性改变;动脉硬化及冠状动脉病变,肝脏多发囊肿及肾脏结石。2014年6月1日11:30时,医
院为患者行心内电生理检查及射频消融术。14:02时,行左肺静脉消融过程中,患者出现心率加快,血压降低,头晕不适,终止手
术。考虑为心包填塞,予行剑突下心包穿刺,2014年6月1日,15:50时,医院将患者转运至手术室开胸探查术。转运过程中,患
者意识丧失。16:01时,医院给患者行开胸探查术。探查术中见:左心房前壁与左心房交界处有2*2mm破⼝,心包内有大量积血,
予清除积血,缝合心脏破口,患者其他部位创⾯渗血较多。患者至今仍处于植物⼈状态。
   司法鉴定所1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但在对患者诊治过程中存在以下过程:1、医院行射频消融术术前对患者告知不充分,虽然患
者在术前险风告知书签字,但患者对手术风险理解不明确。本案例,医声应明确告知高龄患者, 行射频消融术的最大风险和出现
风险后的抢救预案,以及抢救不成功,可能出现的严重并发症的后果,以便患者慎重考虑后作出选择,2、术前院方准备不完善,
缺乏规范的术前讨论记录,且对术中可能发生并发症的风险评估不足,术前缺乏足够的准备。综上所述,上述院方的过错与患者的
损害后果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在其损害后果发生中可起到轻微作用(不超过10%)。关于伤残等级的分析:目前,被鉴定人神志
不清,持续昏迷状态,呼之不应,可自主睁眼,无逐物反应,压眶反应存在,四肢肌肉明显萎缩,呈屈曲状,四肢肌张力高 ,无
自主活动,痛刺激肌力一级;右上肢肱三头肌、肱三头肌肌腱反射亢进,左侧肱⼆头肌、肱三头肌肌腱反射减弱,双侧hoffmann
征(+)、双下肢膝腱反射亢进,跟腱反射未引出,巴氏征(+),夏道克征(+),左侧踝阵挛(+);复查头部CT提示脑实质内
普遍密度减低,脑室系统扩张;脑电图、脑电地形图广泛低度异常。参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GB 18667-2002)》
标准第4.1.1a条,第4.1.1.c条规定,其⽬前状况构成一级伤残。目前,被鉴定人穿衣、洗漱、进食、大小便、翻身等均需要他
人照顾,参照《⼈体损害护理依赖程度评定(GA/T800-2008)》标准进⾏评分小于20分,属于完全护理依赖,护理期限为一期
护理。关于护理人数评定全国尚无统一标准,依据其目前状况,其护理人数应为2人。因被鉴定人目前呈持续昏迷状态,自身消化
吸收能力减弱,故需长期营养支持维持现状,具体营养期限可视被鉴定人病情转归情况确定。

对司法鉴定意见的撤销律师工作
一、提交书面撤销司法鉴定申请意见书—要求有理有据,指出程序违法、事实认定不清之处,通过法官的形式审查;
二、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证,对鉴定人作出鉴定的依据和程序进行询问,注意询问的技巧,挖掘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缺陷,动摇法
官对司法鉴定客观、公正的先入为主的看法。
三、收集证据材料,拟定庭审质询阶段计划与细化目标问题与执行,
案件剧透
程序缺陷:
1、鉴于地域性回避原则,医患双方选定北京XX司法鉴定所对医院的诊疗行为过错、因果关系、损害后果、伤残等级、护理依赖、
后续治疗事项进行司法鉴定。司法鉴定机构在鉴定中应当保持自身的中立性,但本案的卷宗皆由河北XX司法鉴定所进行传递,河北
XX司法鉴定所并非法院委托进行鉴定的机关,我方不认可其对鉴定的参与的合法性,北京XX司法鉴定所对本次鉴定缺乏独立性性。
2、司法鉴定通则规定鉴定程序需有两个法医以上完成,证据显示由一名法医进行了伤残评定查体,且法医在鉴定时间上拒绝承认
为体检作时间进行,直到我方出示证据。
3、证据证明司法鉴定机构并未审阅患方提供的影像片、手术录像光盘等资料料,未依据全部的检材出具司法鉴定意见,司法鉴定
依据缺乏客观性。
4、内容缺陷:
(1)急诊手术会诊人员到位时间违反规定,司法鉴定未予以评价
(2)术前检查不完善,司法鉴定未予以评价
(3)外院手术会诊人员手术目的为协助手术操作,但真正目的为手术主刀人员,患者在行心脏射频消融术中发生心脏破裂,手术操
作人员未对手术进行签字,手术记录效力未评价。
5、患者心包填塞,心包穿刺刺引流无效,外科手术人员迟迟未到位,司法鉴定人员认定医院诊疗行为不存在过错,但未出示卫生法律
法规、诊疗规范予以证实,但我方出示了听证会的录音资料证实作为出席本次听证会的心脏外科专家认证手开胸手术延迟,与患者损害
有关。临床实践经验也应作为评判医院医疗过错的依据。
 

 
努力就回报,争取就会不同
 
 
 

成果收获季

1、北京市XX司法撤销司法鉴定意见,向患方退回先行垫付的全部司法鉴定费用。
2、进行艰难的谈判,双方达成调解方案,法院予以见证,患方获得合理理赔偿。
2018年年5月月22日法院出具调解书,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1、原告(反诉被告)在医院自2014年年5月27日至至2018年5月出院时住院期间所欠的医疗费、护理理费等费用,被告
(反诉原告) 医院自愿负担。
2、原告(反诉被告)自本案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办理出院手续,并自行离开被告医院,自行至其他医疗机构治疗。
3、被告(反诉原告)自患者离开被告医院之日起三日内,给付原告53万元人民币整,转入原告账户。
4、其他各过节,原被告双方互不不追究,再无争议,案件受理理费减半收取。

医院要求患者签下出院后一切状况由患者自己负责的免责条款无效

张XX与北京xx医院医疗损害纠纷一案
案情简介:
   10月25日,患者因发作性面部抽搐7年余,门诊以面肌痉挛入医院诊治。诊断为:右侧原发性面肌痉挛、右侧周围性面瘫。
   2011年年10月27日,医院为患者在全身麻醉下行右侧面部神经血管减压术:电钻颅骨钻孔,扩大形成约直径3CM的骨窗,严密
用骨蜡涂封乳突气房,倒T形剪开硬脑膜,释放部分脑脊液。向小脑幕缘探查时见术区蛛网膜黏连比较紧密, 锐性分离蛛网膜黏连暴
露面神经,面神经根部可见小脑前下动脉斜形与神经根部接触,用Teflon棉片放置于脑干与血管之间,做到充分减压。术后脑脊液鼻
漏,听力障碍,为患者行脑脊液鼻漏修补术。11月14日,患者要求出院, 医院要求患者承诺自己愿意承担出院后的一切损害后果,方
允许患者办理理出院手续。次年9月12日,患者于外院检查,考虑右侧听神经损伤,司法鉴定中心认定:医院行面部神经血管减压术中,
操作时过度牵拉听神经和刺刺激血管,容易引反射性血管痉挛,造成内耳及听神经供血障碍。动脉痉挛导致血供障碍。动脉痉挛导致血障
碍引起的听力障碍多为迟发型,为术后一天到一周内,最长可在术后1个月时出现,痉挛严重时导致永久性听力力障碍。因此预防听力损
伤的生更更为重要,术中实时脑干听觉诱发电位监测被认为是减少听力损害的发生的有效手段。若医方不不具备术中实施诱发电位监测的
技术条件,无疑听力障碍并发症的发生风险性增加。脑脊液从硬脑膜缝合处渗出进而形成鼻漏,说明脑脊液漏的发生于硬脑膜缝合的情况
及骨蜡脱落有关。被告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被鉴定人的损害后果具有因果关系,其过错程度,从法医学立场分析为同等作用程度
范围。被鉴定人右耳感音神经性耳聋评定为八级残疾。
   法院判决:判定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0987.29元,误工费1142.8 元,交通费14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
300元, 残疾赔偿金120963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5000 元。
律师小贴士
1、医院处于强势地位,患者有时为了疾病治疗,不得不签署下“一切后果由患者自行承担”的被胁迫条款。患者一旦发生医疗损害,医院以
患者曾签署一切后果自行承担的条款予以免责为由拒绝赔偿,无法律律依据。
2《合同法》第52条规定:"有下列列情形之的,合同效:
(1)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利益;
(2)恶意串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3)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4)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5)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3、合同中免责条款效的法律律规定
《合同法》第53条规定:"合同中的下列列免责条款无效:
①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医患纠纷虽签订调解协议,但明显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可以向法院起诉,主张合理理的赔偿

陈xx与北京xx医院医疗损害纠纷
案情简介:
   6月19日,患者因“大便带血一月”门诊以直肠癌收入医院。术前小结、术前讨论及手术同意书均记载对患者行直肠癌根治术
miles手术。6月24日,医院为患者在腹腔镜下行直肠癌Dixon术式。9月26日,患者因发现阴道排便1天,术后大便次数较术前
增多,阴道排便排气多次,患者至外院治疗, 10月2日,患者出院,出院诊断:1、直肠阴道瘘;2、直肠癌术后。次年5月1日,
患者因直肠癌术后一年,便中带血伴里急后重6月余,至外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直肠癌术后复发。5月8日,诊断为:行直肠癌麦
氏手术。6月24日,患者直肠癌术后发现肝转移1周, 在肝强化CT经定位后给予行r-D治疗,同时给予口服增强免疫综合治疗。两
年后患者死亡,死亡原因为:直肠癌肝转移,肝性脑病。
   医患双方签订《医疗争议调解协议书》,达成的协议内容如下:1、医院方一次性赔偿患方人民币13000元;2、本协议签订后生
效,患者医疗责任赔偿争议纠纷终结,双方不再追究对方责任,不得以任何理理由、任何方式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上述协议已经支
付。
   调解协议显失公平,法院撤销调解协议,受理理案件。司法鉴定认为:本案中,被鉴定人因直肠癌手术切除,医院术中擅自更更改
术式,术后发现直肠阴道瘘,医院未告知,医方对患者第一次行手术切除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更改术式而告知不规范的过错,从理论上讲,
是患者发生术后并发症及 再次行手术切除,进而增加了患者精神痛苦及经济支出的增加之间存在大部分因果关系,建议承担主要责任。
3、患者出院记录记载建议定期外科门诊复查,从字面意义上理理解,两份文书材料均为对术后化疗的存在一定的告知缺陷,存在过错,
 医方的过错与被鉴定人生存期影响之间存在小部分因果关系,建议承担次要责任。
   法院判决:被告医院向原告⽀支付死亡赔偿⾦金199614元,精神损害抚慰⾦10000元。
   医患纠纷调解协议一般情况下应当得到认可。但如果能够法院认定签署的调解协议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况下,是可以撤销调解协议,
进行判决的。法院认定调解协议显示公平的方法为通过司法鉴定认定医院的过错比例应得到的赔偿额与调解协议的赔偿额差距过大的, 
则可认定为显失公平。
患方签署调解协议,应当谨慎,因为调解协议一旦签署, 双方执行完毕后,被撤销的几率较小。建议如果对调解协议赔偿数额持有异
议的,可以向专业律师进咨询。
   患者在治疗中,部分损害不符合评残时机,患者可就已经确定的损害先进行赔偿,对后期的损害再另案起诉赔偿,以解燃眉之急

陈XX与北北京XX医院医疗损害纠纷一案
案件简介:
    12月13日,患者因“便血4个月”入医院一诊治。入院诊断:P直肠终端腺癌T3N+M0IIIB期。诊疗计划:1、肿瘤分期较晚,病变侵
入直肠纤维膜外。结合病情,对其行术前同步放化疗,以降低临床分期,争取行保肛手术机会;2、化疗后择期予行直肠根治术。次年4月
22日,医院全麻下行“开腹探查+直肠癌会阴联合切 除术+肠粘连松解+盆腔淋巴结清扫+结肠造瘘术”术后患者出现会阴部尿液渗漏、切
口感染迁延不愈合情况,且医院在插管换药中存反复损伤膀胱的⾏行为。9月25日,患者“膀胱瘘”诊断明确急诊行肾盂造口术(双侧)
     司法鉴定中心认定:1、患者术后出现会阴部尿液渗漏,医院未请相关科室进行会诊并行有关检查予以明确原因,仍予以拔除尿尿管,
存在过错。2、当医方行尿 管膀胱逆行性造影检查提示膀胱直肠瘘后,未请相关科室进行会诊并采取较为积极 的治疗措施,存在过错。3、在
被鉴定人病情发生变化后,医方对患方的知情告知欠充分,存在过错。4、对于患方所述医方换药、插尿尿管等操作多次损伤膀胱损伤处的情
况,属事实认定问题,不排除存在医疗过错。医疗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部分因果关系。患者双侧肾盂造瘘术后,构成十级伤残。鉴定人目
前膀胱直肠瘘并瘘口迁延不不愈,尚需行相关治疗, 1.3条、第1.4条之规定,暂不不宜以此评定伤残等级,可待病情稳定或治疗终结后再予
以评定。依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鉴定标准》如被鉴定⼈人最终选择行输尿管腹壁造瘘术或膀胱造瘘术,参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鉴定标准》
【京司鉴协发(2011)5号】之相关规定,可评定为四级伤残或五级伤残。考虑到被鉴定人后续治疗的不确定性,故建议相关治疗周期及治疗
费用以实际治疗发生为准。
    法院判决:医院承担80%赔偿责任。判决医院除已向患者支付的款项136987元,  实际给付原告金额为163082元。

  温馨提示: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发损害,且需要持续维持治疗,可对符合评残时机的部分损害后果先进评残, 前的损害进
赔偿,后期病情进展加重的赔偿可另案起诉要求进赔付,以解患者在治病就医过程中的经济压力。

    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发生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医院确实存在 过错的情况下,患者因就医治疗相关疾病造成经济困难的, 也可要求法院在
能够确定的赔付范围内申请部分先行判决。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