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谈法

处理医患纠纷案件,专业、细致
手 机:13693339584
邮 箱:1491448483@qq.com
联系人:孙丽花律师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外SOHO东区B座2002
律师谈法
[返回]名称: 中国式“安乐死”解读
一、从法律学角度出发,如何看待癌症晚期放弃治疗这一现象?
1 、放弃治疗治疗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放弃治疗是指由于各种原因对可能治愈者和不可治愈者中止继续治疗。狭义的放弃治疗是指对那些完全没有治疗价值的患者中止治疗。目前,在我国“放弃治疗”采用的是广义的概念,并且放弃治疗的行为比较普遍。《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含蓄地默许了患者或近亲属放弃治疗的行为。因此,我国的放弃治疗的人群的范围超过了安乐死立法的国家规定的法定的人群,导致我国面临着严重道德滑坡的风险。
2 、我认为癌症晚期患者的治疗与狭义的放弃治疗有所不同,晚期癌症患者的治疗不是完全没有治疗价值的。从医学角度来说,绝大多数癌症晚期患者能够从积极的治疗中得到益处。姑息性手术、放疗、化疗有可能延长癌症晚期患者生存期,同时提高其生存质量。WHO推行的三阶梯止痛方案有效地缓解晚期癌症疼痛。微创治疗、靶向治疗对患者损害和毒副作用减少到最低程度。临终关怀治疗通过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治疗,舒缓晚期癌症患者的精神痛苦,为其提供了良好舒适的生存环境,使其看到生存的意义和生命的价值。因此,在现代医疗条件下,晚期癌症患者积极治疗,是可以完全达到延长生命、缓解病情、减少痛苦、提高生存质量的目标,让其有尊严、从容地享受生命的最后时光。
3 、晚期癌症的放弃治疗的判定应基于临床医学标准,应建立在对病情的准确诊断和对预后的正确分析上的基础上,患者本人自身的强烈地不可动摇的放弃治疗意愿的基础上。然而,目前在我国允许保护性医疗措施的存在,在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医院同意不将身患癌症的病情告知患者本人,导致患者病人对自身病情并不知情;我国做出晚期癌症放弃治疗决定的主体更多的是家属,放弃治疗的更多的原因是经济落后、社会保障不足。患者家属非正当程序地剥夺患者的生命既不人道也不符合基本法。每个人的生命只能归他自己所有这是一个无需证明的常识,保护每个人的生命完全不受任何非法侵害也是法律的基本职责。
    4、我国目前默认晚期癌症患者不加区分地放弃治疗的现状不符合安乐死的初衷。我国对安乐死的界定是指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垂危状态下,由于精神和躯体的极端痛苦,在病人和其亲友的要求下,经医生认可,用人道方法使病人在无痛苦状态中结束生命过程。许多有识之士认为,对晚期癌症失去治愈机会者,神志清醒,精神备受折磨、肉体痛苦不堪忍受,才可以被视为安乐死的对象。目前的医疗条件可以使很多晚期的癌症患者免除精神和生理上的痛苦,获得一定时间的有尊严的生存期,如果不加选择地同意家属放弃治疗会提前结束许多此类有求生意志的病人的生命。此外即使晚期癌症患者自身要求放弃治疗,在许多情况下也并非出于内心深处真实的愿望。晚期癌症患者伴发的抑郁轻生想法是可以通过临终关怀治疗逆转的。很大一部分患者提出放弃治疗的原因是因为贫穷、疲惫以及嫌弃,而试图逃脱在近亲之间产生的猜疑和憎恨境地的一种尝试,此种情况也是可以通过经济援助和家属关系治疗有所缓解的。
5、 观点总结:虽然我国目前的法律不反对晚期癌症放弃治疗的情况,但是应当对其放弃治疗的条件进行严格控制,同时加强改善患者的生存环境,使有强烈求生意志的人以及对人生的消极态度具有可逆性改变的人群能够获得有尊严地生存。首先,应当充分尊重患者个人的意见,只要患者有求生的意志就应当继续治疗,对于产生消极想法的患者应当针对性的进行综合治疗,使其恢复积极生存的意志。其次,应当改善福利措施,加强社会救助,让病人不致因经济原因放弃治疗,带着无可奈何悄然离世。
二、目前的国家法律政策是如何对待安乐死的?国外通过安乐死立法的国家曾经在立法过程中的最有争议的问题是什么?
1、《侵权责任法》的核心制定成员梁慧星教授在答记者问时,明确指出,“现实生活中,有绝症的患者,已经奄奄一息,甚至已经成植物人,但医院还是在患者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维持生命,这对患者和家属都是一种痛苦。按照新的法律规定,如果患者或家属不同意手术,医院则不得进行手术。这让消极安乐死成为可能。”根据目的解释,《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认可消极安乐死。
 2、安乐死可分为主动安乐死和消极安乐死两种类型。主动安乐死和消极安乐死。主动安乐死是指采取积极步骤加速患者的死亡,一般情形为医师给予某种药物结束患者的生命。消极安乐死指的是停止治疗和抢救措施加速患者的死亡进程,一般情形是医师停用维持患者生命的药物或仪器,从而停止患者的生命。根据定义我们可以得知,消极安乐死是采取放弃治疗的方式加速患者死亡进程。我国虽无明确法律规定表明可以放弃治疗,但在实践中早已有之,且比较普遍。且我国的《侵权责任法》以间接的方式认可了患者或家属放弃治疗的方案,从而间接默认了消极安乐死。此条款规定患者或家属都可以成为放弃治疗的主体,这与国际通行的做法有所不同,允许消极安乐死的其他国家更加注重尊重患者个人的意志,且申请程序比较严格。1976年9月30日,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签署了第一个《自然死亡法》规定“任何成年人可执行一个指令,旨在临终条件下中止维持生命的措施”。这是第一次使“生前遗嘱”这类书面文件具有法律的权威。此项法案规定只有患者本人可以生前遗嘱的方式申请消极安乐死,家属则不具有消极安乐死申请权,且需填写“生前遗嘱”书面性法律文件。因此我国应当在实施消极安乐死的过程中应当通过完善程序等方面来保护患者本人的生存选择权。:
3、对安乐死问题的争论,其核心仍然是“该不该非犯罪化、合法化”。
安乐死“该不该非犯罪化、合法化”的问题比较复杂,其存在着法律、医学、伦理、心理、社会等诸多方面的因素。法律禁止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只有通过审判执行死刑和正当防卫可以成为违法阻却事由。如果立法通过安乐死,可能会被人利用而导致“合法杀人”的现象。医学误诊难以避免,如果由于医生误诊使病人实施安乐死,将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医学的诊治标准不能量化,医生主要是依据其个人经验进行判断,因此实施安乐死的标准无法统一;医学技术在不断发展中,今天的不治之症在将来可能被治愈,实施安乐死会使患者失去生存的机会。 安乐死在某种程度上是尊重患者自主原则、生命质量、生命价值原则的体现,但是在实践中人的意志并非总是恒定一致的,往往是充满着矛盾或犹豫,随着具体情况而发生着变化。以上这些无法风险因素是安乐死 “该不该非犯罪化、合法化”的主要顾虑。此外,经济原因和近亲属对患者的态度,都可能成为患者选择安乐死的动因,而这些问题是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不是安乐死立法能够解决的。 因此,虽然倡导安乐死立法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且提出此项议案的国家越来越多,但是真正通过立法的国家却仅有几个。
   三、今后的发展过程中,安乐死是否会为法律所承认和规范?
安乐死是一个涉及伦理、法律和医学等方面的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安乐死立法容易执行困难。我们需要考虑到在我国目前医疗保障不完善、个人权益保障不完善的情形下,病人真正的自由意志无法得到保障,实施安乐死立法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道德风险与伦理问题。安乐死制定的最佳情景是国家经济、法制、医疗保障和公民的观念达到一定的发达水准。
四、目前在我国的法律是如何对待病人家属帮助病人实施安乐死而导致病人死亡?
鉴于安乐死在理论上的巨大争议性,以及在实践中操作上的难度,大多数国家对安乐死的立法上持审慎态度,不承认安乐死的合法性,将其视为犯罪行为。有的判例法国家通过先例的方式对帮助他人实施安乐死的特定情形给予无罪判决。目前,在我国的法律对病人家属帮助病人实施安乐死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国检察机关一般会考虑帮助他人实施安乐死的情节给予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
在线客服